你的位置:主页 > 财神爷心水论坛 >

武汉书架 以独特的视角刻画独特的人物性格:评伍剑新作《邬家大

发布时间: 2019-09-3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原标题:武汉书架 以独特的视角刻画独特的人物性格:评伍剑新作《邬家大巷》

  去年8月14日首个“武汉书架”正式落户江汉路新华书店,包含武汉题材、武汉作家、武汉出版、畅销武汉等元素的200余种1000册图书,均在这里供读者阅读、购买。为了让读者及时了解“武汉书架”图书,“阅读武汉”亦正式推出线上“武汉书架”专栏,介绍上架精品图书及背后的故事与艰辛。

  长篇小说《邬家大巷》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伍剑的作品,以十岁小男孩“我”的视角为线索,展现了汉阳城内民众与日军作英勇斗争的艰苦卓绝的辉煌往事。小说着力塑造了“我”父亲母亲、妮娃外婆等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他们在地下员映江和静文的影响和感召下,从趋利避害、维护小我的旁观者,成长为坚定的革命战士。

  《邬家大巷》讲述了纷乱年代普通百姓的抗日故事,具有不同于一般抗日战争题材小说的特点。作者多用穿插、虚写、闪回、侧面描写等表现手法,在原生态描写的基础上,做了精巧的布局,使故事获得了生活的广度和人性的深度,并且凸显了更多的戏剧性以及美的观照。

  妮娃外婆是一个不拘小节的善良的市井小人物,她做事麻利,风风火火,热心快肠,习惯于咋咋呼呼,对街坊邻里的热乎劲甚至有些过头,她的一些口头禅代表了当地人的语言习惯;她的生命哲学是和谐谦让美满,正是这样一种凸显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情感表达的人物,却遭遇了灭顶之灾——儿子及媳妇被日本兵用乱枪射死。小说如此设计,不仅表达了国恨家仇的意味,更体现了一种哲学观照:侵略者要毁灭的是我们的肉体和我们的灵魂。小说并没有这样直接表达,而是以形象化的故事情节以及人物命运的遭际来展现掠夺者惨绝人寰的残暴。因此作者将儿子和儿媳之死置于晚间江上除他们之外空无一人的大背景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典型意义。由此能最大限度地激发阅读者对侵略者的刻骨仇恨,但仅仅如此还不能使读者获取深刻的感悟。我们来看妮娃外婆的表现,就会明了作者技法的高妙。小说将妮娃外婆的深仇大恨按下不表,让主体情节随“我”的视角的移动往前推进,在适当的时候让妮娃外婆成为新饭馆主人,而当时机业已成熟,就有了用计毒死前来进餐的日本人。如果说,毒死日本人是一般情况下的极端行为,那么,新的经济增长模式我们需要很好的建立起来。博彩玄机网妮娃外婆服毒自尽这场戏,却是极端情况下的极端细节凸显——妮娃外婆毒死侵略者的同时自己也服毒,之后回到自己的家,一如魂归故里,“她趴在地上打开床下的木柜,拿出两个木牌,一块写着妮娃父母的名字,另一块写着自己的名字”。

  由此可见,妮娃外婆的雪耻之意由来已久,也许是儿子儿媳魂归西天的那天开始,她就已经拿定了主意。也就是说,她早已准备以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侵略者的肉身,至于以何种方式来完成夙愿,那要看情况而定,一旦时机成熟,将即刻奔赴战场。我以为,这一段,在震撼之上,还兼有技法的巧妙,作者并没有直接向读者描述妮娃外婆的“决战”准备,而是以留白或终章露底的手法下了一个扣,毒杀日本人事件一旦发生,读者这才知晓此前妮娃外婆曾有过精心准备。当我们蓦然回首,发现妮娃外婆的每一个举动,似乎都暗含着为这一天的到来而做着点点滴滴的铺垫。

  比较妮娃的外婆,“我”父亲的性格特征更具有典型性。他是一家之主,更是徐广泰老板,他行事周全,一丝不苟,他不会因为一件小事得罪任何一个人,他也热心快肠,但稍有节制,他甘愿为自己的小家兢兢业业,你若跟他打商量输送一点利益,茶叶加盟店八马连锁经营50强,他可能会思量再三。实际上,这是一种文化的和自然的体系,简单地说是一种文化生态,任何人想要破除这种生态,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小说中,作者愈是浓墨重彩地描写“我”父亲的中庸,就愈是能为后文情节中父亲的揭竿而起而蓄势,“我”父亲的奋起反抗并非毫无来由、空穴来风,而是,他目睹了文化生态的被蹂躏,耳闻了妮娃家的悲惨遭遇,于是他内心世界沉睡的火山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如果说前者文化生态的被蹂躏来自于日本侵略者抵达西大街之后的种种暴行,以穿插的方式积蓄在“我”父亲心中,而成为爆发的能量,那么,听闻妮娃父母被日本侵略者的乱枪打死,则更进一步激活了“我”父亲那早已经蓄势着的深仇大恨。

  作者安排小巷里突然冲出一条毛茸茸的小狗,对着父亲狂吠,这叫声引来另一条老狗的回应,“从另一条巷子冲出一条像狮子般的老狗,老狗身子刚刚闪现在巷子口,身体突然一个激灵扑倒在地,接着浑身惊悸颤抖起来,四肢朝着天乱蹬着。老狗中弹了,眼睛却汪汪地望着小狗”。此处描写,我的解读是,作者试图赋予突然出现的两只狗以濒死的寓意,以便让读者更为艺术地挖掘出日本侵略者的最终下场。此处作者的客观描写所给予我的体悟是,这狗之死即是日本侵略者灵魂的象征。它丰富了我们的联想,使我们获取了意境无穷的感觉。看来,作者即便是正面描写,也能运用自如地以深刻的寓意来表达丰富的情感。

  小说前后的死亡全部用正面描写(特别是被蹂躏者的死亡),那么我们作为读者,心理上就很难接受,而侵略者的死亡,在后半部分结尾处,也就是与“我”父亲激战后魂归西天,均以精细的、有多个细节支撑的正面描写来进行表达,会使读者获取复仇的快感。

  前面说过,“我”父亲行事周全,与世无争,与人和谐相处,友情往来。他之所以毅然走上抗日的道路,一方面是耳闻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烧杀抢掠的暴行,另一方面,应该是冥冥之中顿悟文化生态因他人的虐杀而突然间使自己的精神土崩瓦解,这种感觉对小说人物而言是一种情感直觉,对作者而言,实际上是一种艺术感觉。艺术感觉是什么,是对美的东西的特殊的感受力,“是将情感变为有形”。同样,当美被毁灭时,作者要将那种悲愤的情感表达出来,变为有形,所以,在作者笔下,就必须有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悲剧感游走于字里行间,也就是化情感的无形为形象的有形,具体到“我”父亲身上,他必须奋起反抗,必须摆脱与世无争的躯壳(“我”父亲的与世无争,是有一定前提条件的,这就是,与他交往的人,必须是能称为“人”的人,在入世与出世中,他坚定地选择后者)。所以我们注意到,在“我”父亲“出世”之前,手里无时无刻不握着一把精巧的紫砂壶,这个道具有多个功能,对“我”父亲的解渴润喉自不待言,重要的是,它具有一种性格寓意,上述所谓与世无争、与人友善,乃是它的最佳观照。作者通过这个道具的设置,试图传达人物情感信息的声波,会一直积压在心里。六内部玄机牛魔王图片!展现人物内心世界,推动故事情节发展,揭示事物的本质。

  回到文章开篇。我曾经说过,《邬家大巷》结尾的文字表达是唯美的,是如花一样绽放着的。这样的情感表达,意味着作者业已深谙文字的艺术感觉,他深信表层的文字美是浮夸的,是虚幻的,只有将美的文字浸润于、穿插于情节发展过程中,特别是人物形象塑造的过程中,形成一种情感氛围,一种象征,一种隐喻,小说整体才能够具有厚实厚重的感觉,更进一步说,才具备了高质量的艺术水准。

  比如,小说描写妮娃外婆和“我”母亲坐在大街上小声细语时,“石缝里一只蟋蟀鸣叫起来,应合着她俩忧伤的谈话”。两人谈话的内容是日本人打了过来。对此仅仅说很忧伤还不够,因此作者作了情感的空间呼应,即,与此同时描述了蟋蟀的鸣叫声,让这种悠悠地散发着忧伤感觉的声音和两人的话语声相互勾连,由此收到了震撼人心的效果。

  好的小说之所以精彩,就在于作者对人物情节走向的精准把握,这个“走向”我们应该理解为情节布局的穿针与走线的技巧,以及何处点燃蜡烛(而我们却只能从墙上的火影看出来它燃烧正旺),何处又燃起另一正面展现的篝火并与前一个火影遥相互呼应最后烘托了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此外还有,小说中的种种细节点染并非刻意播种,而是人物推动情节发展的过程中的自如抛撒,如优美的舞蹈中以单托手或双托手等等高潮处的情感点染,有水到渠成之意,而无刻意为之之心。

  小说结尾,在三里坡繁华的街道旁花园内祭奠父亲的时候,作者借“我”之口深情地写道:“我慢慢地站起来,把散落在地上的桃花瓣拾起来,捧在手心里,然后用力向空中飘撒,起风了,那些粉色的花瓣随着风在空中飘浮着,摇曳着,令人赏心悦目”。这是一段唯美的文字,但唯美不是目的,透过唯美的表象发现深藏于客观物象背面的主观情思,如海浪般涌动着的情感激流,才是我们应该抵达的目的地,也就是说,它是作者在小说结尾中所设置的可以观照全篇所有细节的意境,这个意境并非静态的而是动态的。作者并没有孤立地描写寂寞桃花,而是在瞻仰父亲曾经的坟地,抚摸母亲曾经落座过的桃树之后,看到年纪略微大一点的女孩清秀的面孔、高挺的鼻梁,想起了当年的妮娃和梅香,于是就有了赋予背景以强烈的象征与隐喻的意味的描写。如此美丽的诗化结尾,带给读者的,不仅仅是强烈的故事感受,更多的,更为丰富的,应该是富有内涵的历史表达。

  《邬家大巷》不仅故事曲折,而人物形象更为丰满。小说具有双层结构:小说跌宕的故事情节成为表层结构,生动地塑造了独具特色的人物性格,我以为,这是一部当今难得一见的文学作品。

  伍剑,中国作协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儿委会副主任、汉阳作家协会主席,曾多次获得“全国十佳儿童文学作家”称号。在全国各类报刊上发表小说、童线余本,主要作品《男生吹吹系列》(26本)《5班乐翻天》(4本)《麦小包》系列等。《泥土的朋友》被选入小学科学教材,《睡眠的三叶草》入选江苏三年级语文教材。作品入选《当代儿童文学名家名作导读》《当代儿童文学名家童线种选本,曾获得“星云奖”全球华语少儿科幻最佳原创图书奖、大白鲸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桂冠童书”奖,台湾好书大家读年度最佳少年儿童读物奖等。

  张年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迄今已发表儿童文学作品200万字,出版《男子汉宣言》《老爸你真笨》《我们在成长》《少男少女•困惑与危机》《搞怪明星毛大帅》《名家名作赏析》,翻译小说《来自阴间的信》,短篇小说集《少年船歌》,评点文辑《全国精美作文年选(高中卷评点)》等图书。曾获冰心儿童文学奖、文化部蒲公英少儿读物奖、《儿童文学》杂志优秀作品奖、湖北省楚天蒲公英奖、湖北省金蕾儿童文学奖、武汉文艺基金儿童文学奖,长篇小说《老爸你真笨》入选团中央、教育部推荐的“全国青少年喜爱的优秀图书”名单。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